【揭秘】球员们当下面临的心理健康危机:羞于开口并不能解决问题

NBA

2020-21赛季对于球员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新冠病毒的肆虐、抗议活动的愈演愈烈、国内政治的不稳定、过于紧凑的赛程安排,都让他们不得不远离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阿隆-戈登在赛季中期被魔术交易到了掘金,来到这儿几周后,他在一个周六的下午,坐在酒店房间里慢慢回味起这个充满挑战的赛季。因为新冠病毒的大肆传播,球员们在整个赛季里都不得不遵守健康和安全协议,他们需要放弃过去的日常生活,远离家人朋友,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打球。而这,给球员们带来了新的压力。

本赛季,已经有多名球星受到伤病困扰,凯文-杜兰特的腿筋、勒布朗-詹姆斯的脚踝和贾马尔-穆雷的前交叉韧带,都在向人们讲述着伤病的可怕。戈登说:“虽然我们的身体更加强壮,篮球天赋也强于普通人,但在其他方面,我们和大家没什么区别。我们也会陷入痛苦当中,我们的内心也会因为一些事情而感到焦虑不安。”除了新冠带来的影响,太过密集的赛程也给球员们造成了巨大的身体负担,他们的伤病隐患也比过往赛季要更大。但在关注球员伤病的同时,我们还应关注另一个可能给球员们带来巨大压力的因素,那就是他们的心理健康。

球员们面临着一个又一个的挑战,他们的国家正在面临巨大的危机,多方面的因素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脆弱,即便如此,他们也还在努力为球迷们打出精彩的比赛。除了比赛,他们还被期望着在社会问题上发声,大家希望他们能在反种族歧视和号召社会正义活动中有所贡献。

对于戈登来说,那些种族歧视的事件,也给他带来了心理上的困扰。他说:“我是在NBA里工作的,我的职责是上场打球,帮助我的队伍拿下胜利。但我也不可能对这些事视若无睹,这个国家一直发生着种族歧视的事件,而我们却还要保持平静,以球员的身份上场全力竞争,这对我们的身体和心理来说是巨大的挑战。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在心理健康方面寻求帮助。”戈登在酒店里回顾赛季时,德里克-肖万正在法庭上接受正义的审判。在他跪杀了乔治-弗洛伊德后,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声援弗洛伊德的活动。经过了数周的作证环节,肖万即将迎来法律的裁决。

看看这个赛季的比赛,我们就会发现,一边倒的比赛场次明显增多了,尤其是全明星后,被打花的比赛场数远高于以往。球员们不是没有情感的打球机器,他们的心理因素也会成为影响比赛结果的一个重要因素。当然,改变比赛结果的因素有很多,我们无法将其量化,但很明显,一些情绪和心理会对比赛产生影响。戈登说:“球员们会努力去保持自己的情绪,因为情绪不佳的时候,他们会做出一些不利于赢球的举动,可能是一次愚蠢的犯规,也可能会领到一次技术犯规。举个例子,假如你的一次出手没进,并对此感到十分懊恼,那么接下来,你就可能在防守端送出一次无谓的犯规。”

联盟在保护球员隐私这方面的工作是值得称赞的,我们无法在球员们是否会更多地寻求心理帮助,或是有更多球员患有精神疾病这些问题上找到足够的数据。根据美国心理学协会的民意调查数据显示,整个11月,74%的心理学家接待了更多的焦虑症患者,60%的心理学家接待了更多的抑郁症患者。在采访那些曾经治疗过NBA球员的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和拥有执照的心理健康专家时,他们都觉得,如今有越来越多的NBA球员需要心理健康方面的帮助。

“让我害怕的一点是,球员们要面临的压力正在不断增大。他们需要贡献高水平的比赛表现,要成为模范的父亲、儿子、丈夫、男友,还要学会怎样在新冠病毒肆虐的环境中生活,这些都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对于大众来说,他们不希望看到运动员脆弱的一面,但事实上,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有着展现脆弱一面的权利,他们也有权利去寻求外界的帮助。”米歇尔-罗伯茨是NBA球员工会的执行董事,在过去的8个月中,她接待的咨询心理健康的NBA球员人数已经超过了她前七年接待的人数总和。罗伯茨说:

萧华说:“我关注的是新冠的蔓延会对我们的隔离级别造成多大的影响,但不管如何,我和球员协会都不希望看到任何一名球员感染新冠。想要达成这一目标,球员们肯定要做出一些牺牲,这对所有人来说都会是巨大的挑战,我们十分清楚这一点。”本赛季开始前,NBA总裁亚当-萧华已经意识到,想让赛季顺利进行的话,球员们一定需要做出一些牺牲。但现在,他也开始担心这些牺牲对球员还有他们的家庭是否会造成不利的影响了,

虽然萧华声称,下个赛季的比赛可能会像往日一样回归正常,但本赛季出现的球员心理健康问题已经切实地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联盟和外界需要对此更加重视。萧华清楚,如果不举办本赛季的比赛,对联盟的工作人员和球员们会造成极大的经济打击。这还仅限于经济方面,如果考虑到在新冠背景下的日常生活,负面影响也许还会更大。但为了举办本赛季的比赛,球员们确实付出了很多,我们有必要对此有一些更深刻的了解。但在心理健康方面,NBA球队和球员们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去年复赛开始前,米歇尔-罗伯茨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远离亲人朋友给球员们造成的影响。她甚至认为,在没有亲人朋友分散注意力的情况下,球员们能打出更高水平的比赛。罗伯茨说:“现在想来,我当时的想法真的非常愚蠢。我当时认为球员们不需要把注意力花在和篮球无关的事物上,但事实证明这大错特错。如果球员们因为思念家人而失眠,如果他们因为家人不在身边而变得抑郁孤独,那将对他们的比赛表现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复赛期间,所有参与其中的球员们都被强制使用一款手机应用。这一应用会在每天早上给球员们提五个问题,其中有一个就是,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和心理健康专家进行交流。萧华说:“我们不能只是告诉球员们,有这样一个APP可以用,或是有这样一个项目存在。我们要不断重复这些,这样球员们才能真正意识到这件事。我们无法预测哪一位球员会在什么时候想和人沟通,所以我们需要为此做好周全的准备。”

从结果上来说,在奥兰多举办的复赛是非常成功的。联盟成功决出了上赛季的总冠军,也没有再出现被新冠感染的球员。但复赛的环境也确确实实给球员们的心理造成了伤害,这是联盟需要引起注意的。萧华说:“在讨论本赛季的形式时,我们不是没讨论过继续使用隔离赛区的方案。但我觉得,这只能是最后时刻的无奈之举,除非新冠真的严重到别的方法都行不通,否则我们不会再次使用这一方案。”

但问题很快就出现了,空场比赛给球员们造成了巨大的挑战。开拓者后卫达米恩-利拉德说:“空场比赛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但我们仍然会努力保持对比赛的热情。”在联盟和球员工会进行协商并达成一致后,本赛季的相关事宜被正式确定了下来。短暂的休赛期过后,新赛季开始,72场的赛程安排得非常紧密,除此之外球员们还要注意遵守健康和安全协议。去年12月22日,首场比赛开打。

骑士前锋凯文-乐福说:“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身边的焦虑、抑郁症和心理问题也变得越来越多。而在新冠病毒肆虐和社会不公加剧的大背景下,这些情况又会进一步发展,并对我们造成更加不利的影响。当今社会并不平稳,加州发生了山林大火、西海岸出现了自然灾害、特朗普在竞选中失败下台,许多不安的因素正在搅乱我们的生活。”本赛季开始一周后,联盟向所有球队发送了一份私人备忘录,主题是“NBA球队心理健康要求及推荐做法”。算上过去几个赛季的话,这已经是联盟第三次发类似文件了,该备忘录涵盖了精神病医生、心理学家、医生、训练师、教练和其他一些和NBA球队有合作关系的心理健康人士的意见,对于球员们的心理健康维护有着不小的帮助。当然,这次的文件比前两次发布的文件更加重要。

在这动荡不安的时代背景下,NBA以给球员们提供心理帮助为目的,给各支球队发送了这个文件。这一文件呼吁球队要保护球员们在心理健康方面的隐私,以及建立一个完善的远程医疗服务,这样能让球员们在不发生风险的前提下及时参与谈话。2019-20赛季开始前,每支球队都必须配备至少一位拥有执照的心理健康临床医生,他们的电话号码也会被保存在球员们的手机里。这份文件最终的目的,还是要让大众了解到球员在心理健康方面存在着严重的问题,而且不仅仅是球员,整个社会的心理健康都应该得到更广泛的关注。

NBPA心理健康项目主任威廉-帕勒姆博士是一位持有证书且通过董事会认证的心理学家,他一直在帮助球员们和联盟中的心理学家以及精神病医生展开沟通。虽然帕勒姆没有专门做过数据统计,但在他的印象里,自己接到的转诊请求数量在新冠大爆发后开始增加。NBA把备忘录发给球队后没多久,美国就在2021年1月6日发生了暴徒冲击国会山事件,这次妄图干涉选举结果的行动震惊了全国,美国的黑人们也因此发现,自己遭受着不平等待遇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双重标准。暴徒冲击国会山事件,是美国内部压迫的一个重要写照。在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布里安娜-泰勒事件、雷哈德-布鲁克斯事件和唐特-赖特事件发生并引起轰动后,这种压迫逐渐清晰地展现了出来。

凯尔特人球员杰伦-布朗说:“这样的情景让我不由得想起马丁-路德-金的话,这里有两个美国,一个美国是允许你肆意冲击国会大厦而没有惩罚的地方,另一个美国则会因为你在车里睡觉、贩卖香烟或是在后院玩耍而要你的命。我们必须站出来为此事发声,这是展现我们力量的时刻。”暴乱发生的前一天,威斯康辛州基诺沙的地方检察官宣称不会指控杀死雅各布-布雷克的警官,要知道,他当时可是在布雷克的身后连着开了七枪。这一决定引发了大量不满,1月6日晚,凯尔特人和热火在比赛前发表声明,痛斥这一荒唐的决定。他们认为,执法部门对待华盛顿的暴乱分子太过宽容,和夏天那些被警察粗暴对待的人们相比,这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那场比赛结束后,

美国发生的这些悲剧,冲击着无数人的心灵,NBA也无法幸免,大约75%的球员因此而受到影响。现任NBA心理健康项目主任,注册心理学家肯萨-冈特博士说:“目睹种族暴力事件会影响球员们的心理,它会导致球员们产生抑郁和愤怒的情绪,并让他们对未来感到迷茫和绝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遇到和你想法相似的人们,那么这种感觉会愈发强烈。”

为了及时跟上时事热点,《心理健康》在去年复赛期间以社会正义活动为主题举办了一次私人讨论会。这次讨论会会邀请黑人运动员,他们会发表自己在以黑人男性生活时的感受,展现自己的世界观和对一些事物的看法,还有在目睹种族歧视和暴力事件时的想法。帕勒姆博士说:“跪杀弗洛伊德事件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它让人们回想起了一些不好的过去。当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其实是我们心理状况的写照,选举中发生的骚乱,针对亚裔的犯罪,都在表明我们的心理健康出现了问题。”

每个人在面对这些事件时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但对一些人来说,目睹种族暴力事件会对他们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2019年加入NBPA独立网络的心理医生查尔斯-马尔弗克斯治疗了不少的NBA球员,他认为,适应障碍和急性应激障碍症状在球员中也会出现,这需要我们引起注意。随着有色人种在全球影响力的扩大,一些球员也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去做些什么。在马尔弗克斯看来,有这种想法是有益的,他说:“他们不能把事情都憋在心里,他们需要把自己的想法和意见大声表达出来,如果找不到人沟通,对他们的伤害会更大。”

对于那些NBA黑人球员们来说,他们也时刻承受着压力。有些人会认为他们要站出来,要在诸如警察枪击等事件中发声,如果不这么做,他们就要被外界批评。另外一些人认为球员们不要过多地管这些事情,他们只需要专注于篮球,打出高质量的比赛即可。这种矛盾的出现,也给球员们带去了压力。开拓者后卫CJ-麦科勒姆一些球员虽然想站出来发声,但却惧怕人们对自己行为的看法。作为世界上最出色的篮球群体中的一员,他们要为自己的发声做好准备,这意味着他们不仅要有承担压力的觉悟,还要有足够的知识来支撑自己的观点。做客某播客时说:“我尽力把事情的真相传播给尽可能多的人,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我想和那些认可我,信任我的人们一起做这些事。我认为,我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我的一切发言都源自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没有任何虚假。”

这是很让人敬佩的行为,但要做到这些,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罗伯茨说:“大家都在和新冠病毒斗争,在这种大背景下,你看到一个黑人目睹了警察开枪射击无辜的民众,然后社区会问你‘你有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吗?’”

国会山事件发生后,篮网后卫凯里-欧文选择休假两周,他的理由是“家庭和个人原因”。欧文说:“我能到达今天的位置,能有这么多的伙伴支持我,这些东西让我心生感激。我很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我需要让自己处在一个心理健康的状态,这样才能打出好的表现。这个世界发生了太多事情,政治层面和社会层面也都不平静,这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有许多社区都出现了不公平的现象,有许多事情正在发生,我非常关注这些,这和篮球掉进篮筐可不是一回事。”在回到球队后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欧文表示,自己是非常幸运的,因此,他要去帮助那些正在遭受不幸的人们。

为了表示对检察官不起诉枪杀布莱克的警官和警察们对冲击国会的暴徒区别对待的不满,凯尔特人和热火在1月6日晚的比赛之前发布了现场声明,在声明结束后,他们以单膝跪地的姿势展现了自己的意志。联盟中有许多球员开始站出来发声,试图为延续了数百年的种族歧视问题寻找一些解决方法。但与此同时,新冠病毒依旧在大肆传播。

NBA和NBPA在1月12日达成共识,决定提升健康和安全协议的等级。他们认为,球员的安全是重中之重,在赛程已经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不能再让新冠给联盟待带来更多的损失。萧华说:“我们发现这些协议存在漏洞,它的严格等级还不够。当时一些球队出现了新冠检测呈阳性的球员,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加强管理和检测,我们必须要避免球员们被病毒感染。”

达成共识的前一周,NBA共出现了16名检测呈阳性的球员。随着新一波疫情的蔓延,联盟不得不推迟1月10日、11日和12日的比赛。由于疫情的升温和球员行程溯源带来的挑战,NBA不得不在接下来的一周继续推迟了10场比赛。在安全和健康协议的要求下,球员们也不得不减少日常的社交生活。去打客场时,他们不能离开酒店,也不能在房间里会见其他人。即使是在主场,他们也被要求待在家里,而且不能接触没有一块居住的人们。哪怕这些全都做到了,他们每天也要进行多次的新冠检测,以此来保证万无一失。

勇士前锋德雷蒙德-格林掘金后卫贾马尔-穆雷二月初的时候,参加了All-In播客,他说:“我只要看到那个检测检测新冠的机器,就觉得心累。虽然我们不想面对它,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这个赛季发生的事确实非常艰难,大家都过得很不容易。”也对这样的生活感到疲惫,他说:“我现在的生活就像是AAU锦标赛一样,还是永远没有结束的那种。有比赛的时候,打比赛。没有比赛的时候,做冰敷、吃、睡,然后开始新的一天,这是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但我们只能这么做。”

萧华说:“他告诉我说,当他在路上行驶时,他看到聚在一块的人们在户外一块用餐,这样的情景让他心生羡慕。别人也许会羡慕他的生活,但对他来说,他只想和别人在一块吃顿饭,做些普通的事情,但很遗憾的是,他没法这么做,而且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也没法这么做。”萧华对和一个新进入联盟的球员的谈话印象深刻,他被告知,那位球员,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住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每天只能去到租的公寓、练习场地和球馆这三个地方,除此之外再无事可做。

我想要去晒晒太阳,欣赏自然风光。虽然篮球占据了我们绝大部分的时间,但我们也需要放松,也需要一些脱离篮球的时间,但现在我们却做不到这些。戈登认为自己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因此他觉得隔离生活不会对自己产生太多影响。他说:“起初我觉得没什么,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我开始想念可以外出的生活了。”

她不希望联盟在球员们和家人见面这方面有过多的限制,因为在她看来,球员们因为几个月没有和妻子见面而造成的伤害是难以消除的。与被隔离比起来,无法与亲人和孩子见面会对球员造成更多的伤害。罗伯茨认为,在这个赛季,应该有超过半数的球员没有和家人们一块居住。二月份的时候,她曾说:“我们不能这么做,这会带来更大的危机。”没能和亲人们待在一块,确实会带来更多的心理危机。工会的执行董事们曾被球员们告知,哪怕每天做五次新冠检测也无所谓,只要允许他们和家人见面即可。在和联盟的谈判中,罗伯茨一直在尽力维护球员们的利益,尤其是在争取和家人见面这方面。

从结果上说,这份协议确实有效地保障了球员们的人身安全,但也给球员们的心理健康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萧华在采访中被问到了这些心理焦虑是如何影响NBA本赛季产出的问题,但他没有正面回答。在制定健康和安全协议的过程中,萧华和罗伯茨进行了多次谈判。萧华说:“我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他们确实在承受很大的压力,但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篮球运动员,他们有管理和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不管目睹任何事件,他们都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并准备好比赛,这也是他们比别人出色的地方。”

保罗-乔治乔治曾在复赛时说:“我现在才发现心理健康是非常重要的,待在这儿,让我有的时候会感到焦虑不安。虽然我人在这儿,但我的心思却不在。”但在另一方面,他也承认了心理健康对球员们的重要性,并举了的例子。去年复赛期间,快船在第一轮中击败独行侠,但在半决赛里被掘金翻盘出局。这一发言,很好地体现了心理健康的重要性,所以联盟理应对此更加重视。

作为职业球员,他们有能力管控好自己的情绪并上场比赛。但这是他们的能力,而不是解决心理问题的方法。在戈登看来,篮球比赛里充满了临场的快速反应,如果被别的事物分散了注意力,那么对于最终的比赛结果极有可能产生不利的影响。篮球比赛充斥着大量的情感,即使是那些赢下比赛的球员们,在情感上也会感到非常疲惫。森林狼副总裁罗比-西卡说:“假设一个球员的母亲生了病,那他的表现很可能会受到影响,这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你父亲身体抱恙,你觉得有多少人会愿意谈起这个?”

过于密集的赛程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都会加重球员们的负担。他们可能会在比赛里受伤,这是身体方面的。他们在精神上同样会感到疲惫,这也给他们休赛期的恢复带来了困难。睡眠不足同样会让球员们的状态变得糟糕在NBPA运动医学和研究主任丹-奥布莱恩看来,奥布莱恩说:“身体的伤病和心理健康绝不是孤立的两件事,受伤之后,球员们会想‘我想和队友一块赢球,现在我打不了,他们会作何感想?’有些球迷会说他们拿着高薪,却不上场打球,这对他们一样会有影响。对于那些受到伤病困扰的球员来说,他们在心理上怎么度过危机,是需要我们关注的问题。”,奥布莱恩说:“由于经常去客场打比赛,球员们的睡眠环境并不算好,如果算上要做大量新冠检测的话,睡眠状态会更差。如果球员们睡不好,那么影响将会是全方面的。他们的赛场表现会出现起伏,心率也会变得不正常,几乎所有东西都会被影响。”

NBA和NBPA在1月27日发布了新的声明,宣布降低健康和安全协议的等级。打客场时,只要能保证下午六点前回到酒店,那么球员们就可以外出一个小时。只要他们的新冠检测都呈阴性,并不介意再接受多次检测,那么他们可以在酒店房间里接待最多四名客人。

为了缓解比赛和生活的压力,球员们也开始尝试许多新的办法。字母哥的放松方法是外出步行20分钟凯尔特人一年级控卫佩顿-普理查德他们会做一些祈祷、读一些宗教类的书籍、进行冥想、练习新的呼吸方法、写写日记或是关闭社交媒体。,他在3月份接受采访时说:“这能帮助我减轻比赛的压力,我尽力让自己处于享受这份工作的状态,我觉得我在这方面做得比之前更好了。”曾参加过心理健康专家们的线上会议,他从中也学到了一些有用的方法。普理查德说:“没有比赛的时候,我就不碰篮球,我会选择出去玩,这是个不错的放松方式。”

而如今,联盟中有一些球员,正面临着比乐福还要糟糕的情况。事实上,乐福本赛季已经遇到了数名球员的求助,他们希望自己和家人能得到心理健康上的帮助。在马尔弗克斯看来,在管理情绪方面,做一些治疗是有用的。这能帮助人们找到心理焦虑的来源,知道自己为何会产生愤怒或是自我怀疑的情感。乐福曾在2017-18赛季的一场比赛中突然感到恐慌,在那之后,大众开始了解这位骑士前锋和抑郁症斗争的经历。乐福说:“我会带上我的治疗师一起去见他,我现在的状态很不错,我也会尽力帮助他。最开始20分钟,气氛是相对轻松的,然后我们会进入一些比较有深度的话题,我们会讨论‘我们该怎样改善生活?’或是‘我们该怎样帮助别人生活得更好’等话题,通过讨论,我们会变得更加成熟。”

阿隆-戈登也寻求过一些治疗,奥兰多的注册心理顾问莎娜-阿里医生曾治疗过他,亚特兰大的某位印度大师也曾帮助过他。谈到这些,戈登说:“这些治疗让我变得更轻松了,我认为它帮我解决了一些问题,让我能更全面地看待事物并找到其本质。在那个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内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随着球员们对心理健康的重视,冥想和正念(佛教理念)也在联盟中流行起来。正念这一理念旨在让人们保持清醒,认清现实。对于一些球员来说,这些理念帮助他们以更冷静的姿态去面对比赛,而在没有比赛的时候,他们则能保持住心态上的平静,更好地回归日常生活。

在2015年全明星赛期间,比永博在一趟从洛杉矶起飞的航班上接触到了冥想这一方式。比永博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有六个弟弟妹妹的他一直在努力让自己保持强硬的姿态,这使他从不轻易展现自己软弱的一面。当时,比永博旁边坐了一位女士,二人在飞机起飞后攀谈起来,女士推荐了一本书,书名叫做《装满钱的快乐口袋》。比永博说:“我俩是陌生人,但她推荐的这本书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比永博一次性读完了那本书,之后,他每天都会进行冥想。比永博说:“我不是那种轻易哭泣的人。”

国王后卫凯尔-盖伊对冥想的态度则存在一个转变的过程。盖伊说:“我习惯选择女性的声音,这个声音能让我变得平静。”高中时期,他认为只有嬉皮士才会去尝试这东西。但就读于弗吉尼亚大学时期,盖伊产生了恐慌和焦虑,这让他改变了对冥想的看法。现在,盖伊每晚睡觉前和每天早上起来后都要使用一款叫做Calm的应用程序,这能帮助他冷静下来。

由于休赛期的缩短,训练师们不得不提高费用来维持收入,这也让盖伊面临着更高昂的支出。盖伊和球队签的是双向合同,因此他的具体工资要根据比赛场次来定。2020年,盖伊的日子并不算宽裕,他和妻子住在萨克拉门托的一栋公寓里。为了寻求心理治疗,盖伊找到了自2017年起就开始担任国王职业发展副总裁的盖伦-邓肯,他同时也具备健康心理学博士的学位。

本赛季,邓肯一直致力于健康和安全协议的实施,也随时准备在球员出现问题时伸以援手。他说:“我想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由此可见,球员们的心理健康正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关注。西卡说:“在新冠蔓延开始之前,我们并没有真正重视球员们的心理健康状况。我们总是被动地应对,总是在球员们出现抑郁症和其他问题后才开始谈论这个话题。现在情况不同了,我们开始积极主动地讨论这些东西,这是个好的现象。联盟里没有不好的球员,只有不负责任的团队,那些不针对这些问题做好人员储备的团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乐福在这方面做出了表率,他积极地就心理治疗问题发声,改变了大众对这一领域的偏见。如果你去询问上世纪60、70、80、90年代的球员,那么他们会告诉你‘如果那个时候也能接受心理治疗就好了。’事实上,NBA的历史一直都充斥着心理健康问题。在民权运动时代,白人球员们给黑人球员们带来了许多精神上的压力,到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也有一些球员因为精神疾病而不得不提早结束职业生涯。但在那个年代,联盟和球队都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些问题。前NBA球员德里克-安德森在4月份成为了NBPA的健康顾问,他说:“当时,我们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些东西,我们只是被告知,这些东西不能影响到比赛,我们要在私底下处理好这些问题,然后接着把比赛打好。”

德玛尔-德罗赞、乐福、阿泰斯特、肯扬-杜林、本-戈登、罗伊斯-怀特、德隆特-韦斯特、罗伯特-考文顿、小凯利-乌布雷现在,NBA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球员们开始公开谈论心理健康问题。(因年幼时遭遇性侵而罹患妄想症)等人,但他们还只是一小部分。除了球员,很多致力于心理健康的专业人士也功不可没,他们努力宣传这方面的知识,让联盟意识到了心理健康的重要性。萧华坦言,本赛季出现的一些情况,让他们在这方面不得不采取更多的行动。

对于团队来说,他们的任务则更加沉重。当前,医疗团队在保持球员身体健康和治疗计划与日常生活结合方面尚且有很多工作要做,更不用说还要加上心理健康的工作了。为了做好这些工作,团队中的临床医生们每月都会参加联盟发起的小组电话会议。在会议上,医生们会充分发表自己的观点,他们会选出有用和无用的治疗方法。但由于现阶段缺乏足够的临床数据,所以他们无法提供更多的准确信息以供决策者参考。这些工作是非常不容易的,对于那些认为自己不需要帮助便可战胜心魔的球员们来说,更是如此。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们采访了许多球队,但他们都拒绝我们对相关成员进行采访的请求。我们还单独邀请了数十名球员,但他们同样拒绝就这个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虽然从2018年开始,心理健康已经逐渐有了正常化的趋势,但总体形势依旧错综复杂。在推进心理健康治疗大众化的路上,依旧存在着许多障碍。罗伯茨说:“事实上,对于心理健康治疗感到反感的情况依然存在。就我个人来说,我希望这种情况不再出现。如果十年之后,我们能大胆地说‘你的心理辅导员是谁啊?我的心理辅导员很不错,你要不要来见见他?’,那将会让人感到欣慰。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对于心理健康治疗的态度会逐渐转变,但我还是希望球员们能尽快得到相关资源,越快越好。”

那些敢于谈论这些事情的球员们是值得赞扬的,他们为相关信息的传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球员们不好意思开口,他们会觉得说这件事是很羞耻的。但总的来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寻求帮助了,这说明我们的发展方向是正确的。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步,但还没有发生最关键的转变。”但对于球员们来说,只有联盟、球队和球员工会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心理健康资源,他们才会切实地去进行利用。帕勒姆博士说:

乐福说:“我觉得,只要我们团结在一起,拿出更好的资源来解决人们的心理健康问题,那么整个联盟会变得更好,事情也会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关键是,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联盟发给各支球队的备忘录里曾经写到,心理健康问题一直处在一个不断变化发展的状态中,不管是要思考这个问题,还是要尝试去解决它,都不能忽略这一点。这个赛季还未结束,但从目前来看,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积极的进展。

原文:Micheal Pina

编译:晴天

揭秘 专题中国男篮队内对抗训练赛 杜锋和郭士强齐上阵各执教一方助力沈阳第三届市民运动会 韩德君和王娇受聘为形象大使